2018年春日有感

总以为自己是随声附和的观众,最后却发现自己是滑稽剧的主角 如果问我喜欢北京哪一点,那一定是傍晚阵阵北京初夏的风。初夏的晚风虽柔,却依旧吹不散笼罩在心头的无力和挫败感,这种感觉从大学一直持续到现在,苦苦挣扎却无法摆脱。虽然自己已经不再年少中二,一句悲伤逆流成河,就能脑补出一出琼瑶剧。但现在依然自顾自将悲苦的情绪描绘地“精彩纷呈”,一旦陷入这种感觉,估计连梁静茹都无法给我足够的勇气摆脱。最近常常幻想自己是一个走街串巷的滑稽剧演员,每到一个村庄,走上舞台迎着聚光灯表演着拙劣的戏剧,强颜欢笑取悦着台下一众陌生人。就这样走过一个又一个村庄,记不得任何人,也没人能记得自己。然后中二的BGM:soldier of fortune循环了一遍又一遍。 这种感觉或许源自自身极度的自卑和极度的敏感。曾经或者说现在的自己依然靠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过活,有些评价中肯,有些偏激,有些诋毁,有些虚伪。一些东西伴着我出生,或许也将伴着我慢慢老去。自己本是地上不起眼的一抔土,如果有幸赶上别人策马而过,还能翻腾到半空中,晒一晒久违的阳光,如果运气不好,赶上别人啐了一口唾沫,那也只能自认倒霉。虽然这一抔土,赶不上柳絮,也插不上翅膀,哪又如何呢,起码自己还有音乐作伴,电影作陪。

Continue Reading →

莫居以名

这篇文章(请先无视这个狗屁不通的题目)最早可以追溯到两年前QQ空间中的一条说说,源于一些自己的遭遇和身份的错位。后来读了些书,用其中的内容来解释现实生活看似不合理的现象,多多少少解释了自己心中的困惑,让我知道某些”失败”有其外部原因,而无需过分自责。当然这些内容或许不是真理,但由于与我的世界观相容,能够解释得通社会中的某些现象来帮助自己解开心结,所以我还是将其纳入到自己的价值观体系中。 这些书虽能帮助自己解释失败的某些客观原因,但还是无法触及失败的本质,或许未来我得多学一些哲学知识。 那么什么是失败?什么是成功?如何定义它们? 想到这个问题,突然发现自己从儿时开始都是依赖”名”而活。失败或成功都是在自己和外部的关系中得到的。 “不要告诉我你考了多少分,告诉我你考了多少名?” “你很聪明,又考了班级第一!” “你看看人家都是高级工程师,你才是普通工程师” “你公司没有人家的好,你好失败” “哇,隔壁吴老二家的孩子,北京五套房,几个上市公司” 在同龄中靠前,就会不断有鲜花掌声溢美之词,在同龄中靠后,就不断有嘲讽责骂以及轻视。我还是我,但是在不同的外部环境中,可能却天上地下截然不同。 这些外部环境包括父母的偏见,社会的评判,考试排名,好友的评价等等。高考分数也是一种外部环境对你的评价,它只是社会通过几张试卷在短时间内对你进行的评价,先不论四份试卷是否能够做到充分考查,高考首先并不能考察学生的综合能力。可是社会却在潜意识里扩大了”高考”的考查范围,将一个考查学生知识水平的考试上升到对一个学生的整体肯定和否定。 注:我不否认高考的公正性,公平性,高考分数高的人一般会有比较好的学习能力,自律能力。高考也是现阶段唯一正确性,社会可以依靠的评判手段 另外类似的像职场中的一些Title也是一种外部环境,它也只是一直局部的可能带有信息缺失的评价,例如公司优秀员工这种评价,并不能完全评判出员工对公司的贡献。后面我们会提到公司员工这样的名是一种有信息损失的抽象,只能通过枚举有限的评判标准来判断员工是否优秀,更别说,标准列出来之后,有人会投机钻营根据评判标准对自己进行“包装“,例如将全年的考勤情况作为评判标准,那么就有人会伪造全年考勤良好的假象,反而丢失了评判的意义。 文章接下来会探讨两个问题, 如何与外部环境相处 如何与自己相处 如何与外部环境相处 “如何与外部环境相处”按理说并不构成一个问题,人本身就是环境的一部分,是自然融入进去的,没有什么”如何相处”的问题。但这里讨论的不是物理层面的相处,而是人的内心如何看待外部环境。毕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需要境界的,是需要慧根的。 外部环境中的相对位置(自强与好强) 最早听闻自强与好强的概念是来源于宋鸿兵,当然这个概念不一定不是宋鸿兵独创的,也有可能早已被其它的人以不同的形式提到过,但以简单朴实的语句推广开来的应该就是宋鸿兵了。…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小农意识和商人思维

最近发现自己缺乏商人思维,没有“交易”的倾向,也没有“交流”的欲望,不是我不善于交流,是我懒得交流,感觉没有必要。没有“交易”的观念还好,但是没有“交流”的欲望对我来说才是最致命。 小农意识 小农意识通常是指期望过一种小富即安,自给自足,没有远大理想,无需自律,没有冒险的生活的人。其实我本人还是比较喜欢冒险的,也算有些理想,但是有“自给自足”,“自我封闭”的倾向。首先澄清一点,这些所谓的描述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适用之别,我这种倾向可能来源有二。 性格 “性格”这方面虽然我了解不多,但自我还是能够感觉到我是抵触去主动接触陌生人,主动与人交流的,这个描述虽然不够准确,但也能描述个大概。 注:有三点按下不表: 人是否真正的了解自己,是一个矛盾而又无解的问题 人都有自我彰显,自我表达的欲望 我到底真的是不是这种性格,我需要去不停地格自己的内心 成长环境 小农意识最初源于中国作为农耕民族,经济自给自足,皇权专制下近千年的一群人,这也是为什么小农意识冠以“小农”之名。我出生于河南的一个农村,农民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除了一亩三分地,没什么可继承的。有了这一亩三分地,我可以不与外界发生任何交流,进行任何交易地过完这一辈子。我上大学的时候才第一次走出我出生城市的地理边界,第一次坐火车,甚至有的老年人一辈子没有走出出生时的乡镇。 农民无可交易,这是农民缺乏交流倾向,缺乏交易倾向的根本原因。农民除了一膀子力气,没有什么可以拿出去交易的东西。听我爸讲我还没有出生之前,隔壁一个老人病重,那时没有车,几个年轻人拆了门板,连夜轮流抬着老人从农村走了几十公里到县城。那还是中国中部的一个平原地区,农村的落后可见一斑,21世纪的中国农村逐渐在退化,正在迷失,正在失语。 我家族的一个长辈在四川大学华西学院做教授,作为自家人,也希望这个长辈照顾一下我,所以我爸送我去成都上大学的时候,背着鸡饲料袋子装着自家做的粉皮,去送给这个长辈。农民去求一个人办事儿的时候,其实没有等价的物用于去交易,没有钱可送,没有关系网可交易,只能有一些土特产,所以每当我看到电视剧中低层人民“当牛做马来报答”此类台词儿的时候都非常有感触。 这也是我为什么从小到大从不愿意去求人,因为这绝大部分都是单方面的人情,我无可回报,我一个学生连农民的一膀子力气都没有。求人就会伴随着交易,没有交易的底气,唯一能交易出去的就是自我的尊严,也就是在“求人”时,低个头,欠个情。这也是我为什么遇到什么事情,都希望自己不借助外力去完成一件事情。我在和家人亲朋交流时,我得到的反馈信息都是买的麦种不好,该如何施肥这些东西。这在我性格基础上,进一步地打消了我交流的欲望。 但随着我逃离农村,我也会有慢慢拥有一些可供交易的成本,但我还是停留在万事靠自己的心态上。求人就是低头,但这句话并不准确,我有求于你,你可能也有求于我,这就是交易的本质。读过《病菌枪炮与钢铁》的人都知道,地理大陆的纬度横向分布,还是经度纵向分布对物种的交流至关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在亚欧大陆上,小麦能够在短时间从新月沃地传播到东亚和欧洲。这也是为什么北美有了轮子的雏形,南美有羊驼,但却没有发明马拉车。 懂得交易,学会交流对人的发展非常重要,但看起来我现在在这方面还很欠缺。但愿随着我手中“交易的筹码”越来越多,我会越来越学会交易,学会交流。

Continue Reading →

I don’t give a f**k

最近两年我做了很多的自我剖析,可能是我毕业之后,我有许多的事情要面对,或好,或坏。有的事情我无法理解,有的事情需要把情绪转移,有的事情需要归罪,而有的东西需要自我消解掉。 在《莫居以名》中,“消解”掉了别人眼中的我,这可以说是自我和解,当我无法达到别人预想中的自己,就可以拿莫居以名安慰自己。掩耳盗铃也好,阿Q也好,人总归需要有这样一种“世外桃源”,来安放无法在现实生活中安身的自己。 我认为人的成长都是逐渐剥离掉自我,而后又重建自我的过程,当然这可能是我自己成长的经验。 我就是我 勿活成傀儡 每个人看待世界的方式不同,有的人认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有的人认为任何行为都要合于规矩。我成长在一个比较高压的环境,除了学习之外,我活成了父母亲朋眼中的“傀儡”,父亲脾气不好,喜怒无常,每次一发脾气,孩子们都吓得瑟瑟发抖,小时候最喜欢的是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本成语故事集,这是满足我好奇心和快乐的源泉。 日常生活做“傀儡”,但每个人又有表达自我的欲望,父母不允许一个“不爱学习,淘气,不懂事”的我的存在,所以我干什么事儿,很少告诉父母,现在回想起来极其后悔高中没有好好学习。没有交流的途径,让我充分的表达自我,只能找到一些其它途径发泄。 我以前看过一个结论,具体细节忘了,但大概意思是“老实人,最容易得抑郁症”,“老实人”和精明人有一样的欲望,但碍于情面,或者说是由于随和的性格,放手放掉一些利益,但晚上睡觉时又后悔,如此往复,抑郁症就来了。这些人不像讨好型人格,讨好型人格发自内心讨好他人,讨好他人便能得到安全感。这些怂随(又怂又随和)的“老实人”,并没有习惯于表达自己的欲望,争取自己的权利,久之内心郁结。 《战争之王》的凯奇和弟弟莱托就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凯奇就活出了自我,他要什么就很明确,军火生意就是适合他的事业。而莱托就是一个有道德感的人,他帮助哥哥做军火生意,与他本人的性格欲望相抵触,最终导致了他的死亡。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林冲,林冲就是一个“怂随”的典型,体制与道德的压制,导致了他的悲剧。 窦文涛曾经说过“我不希望我的快乐建立在于别人的合作上”,我现在也越来越有这样的倾向,我开心就放声高歌,不开心就胡乱写些东西。我不喜欢某些人,我就不屌他们,我喜欢某些人也不用可以刻意奉承。其他人评价我,或好或坏,我也不关心。 我唱就唱,想哭就哭,想放声高歌就去放声高歌,喜欢什么,我就去追求什么,对其他人给我的评价说一句“I don’t give a fuck”。 逍遥游 《逍遥游》中有一句“至人无己”,我在《莫居以名》中也提到过,一个人需要尽可能地跳脱出自己审视自己。I don’t give a…

Continue Reading →

wegene祖源分析结果

我对世界史,人类学和社会学什么的比较感兴趣,所以对这方面的一直比较感兴趣。买了本《人类起源的故事》,但是还没有开始看,前一段时间看到了严时博士的《 從DNA看中國人的起源和演化》和《Y染色体携带的历史》,突然想测一下自己的组源,搞了个最便宜的wegene的套餐。 父系单倍群O2a2b1a2a1a2,也就是F242,是5000多年前新分化出来的一个小支系,是中国较为常见的单倍群,而母系是C7a在汉族不太常见,C7a主要起源与南西伯利亚到东西伯利亚,常见于通古斯和蒙古族群,正因如此我才有这么高的蒙古和通古斯的祖源。 父系 F242别人的解读如下: F242,是O2下面的(以前叫O3),俗稱貝塔2,這是復旦的命名。F242是漢人三大支之一的F444下游支系。聽不懂沒關係,反正這個支系是漢族的主流支系之一。 看下F242的分佈,在沿海的山東江蘇浙江多,在內陸的陝西山西河南湖北也多。 – 来源于 https://kknews.cc/zh-hk/history/22pnr39.html 注:如侵权则删除 注:如侵权则删除 来源于 https://kknews.cc/zh-hk/history/22pnr39.html 母系 等我看完《祖先起源的故事》以后再更新这篇文章。 Origin and Post-Glacial Dispersal…

Continue Reading →

《人类起源的故事》书评

这本书于我而言肯定是五星好评,大学时我就看过一些关于人类起源的书,有的是对能人,匠人,海德堡人的简单的叙述,有的是学术论证,人为什么要直立行走,以及所能从中获得的收益,而我对从新石器时代至今的历史故事也有清晰的脉络,但是恰恰缺失了从人类走出非洲到公元前的内容,而这本书帮助我补齐了这方面的知识。 注:人类Y单倍群世界地图 我从书中得到的: 人类如何走出非洲后,以何种方式迁徙到除南极之外所有大陆。 原始印欧人的来源,以及对现代西方文明的影响。 印第安人与东亚人确切的关系。 人类生物学中常用的计算人种远近的算法,例如什么时候单倍群开始了分化? 桑人与除桑人之外的智人的关系 霍比特人,丹尼索瓦人,尼安德特人与现代智人的基因交流 我想要知道但未获得的: 不同人种的常见性状是如何产生的?例如东亚人蒙古褶,单眼皮,较多皮下脂肪,“短粗”的四肢是否是为了适应末次冰期出现的? 闪米特人的一些细节 印欧语系,阿尔泰语系,亚非语系,汉藏语系的起源? 更为近代的族群的形成与演化,例如突厥人,闪含人等等 有非议的地方: 作者在最后论述了人类遗传学存在的伦理问题。虽然我支持作者的态度,但是他还是太过于大胆了。 这本书验证或者说加强了我现有的关于男女择偶和人种之间存在固有差异的看法。 西方的个人英雄主义 首先西方文明,包含雅利安人南下带给南亚次大陆的影响,大都是讲印欧语系的或者操印欧语系人的后裔。操印欧语系人基本上都是R1a和R1b,更详细的可以参照父系单倍群R1a和单倍群R1b极简史。书中提到了,印欧达到欧洲之前,欧洲被大量的欧洲农民和部分的狩猎采集者所占据,这一群人存在大量的女性雕塑和潜在的对女性的崇拜,但是操印欧语言的人存在强力有的父权制度,崇拜个人英雄主义,力量至上,崇尚暴力,从他们的墓葬中可以看到大量战斧的随葬品,而且男性的墓葬比女性的墓葬更豪华。 这可能和草原民族中的卡里斯玛因素有关,面对有限的资源和变幻不定的环境,草原民族崇尚掺杂着神秘主义的个人英雄主义,相较于处于较高文明的族群,他们相信个人甚于制度,这也是为什么草原民族中某个可汗死了之后,他对族群的约束也随之消失,从而这些族群会迅速瓦解,直到一个更为强有力的人出现。…

Continue Reading →

《中国古代思想史论》孔子再评价 阅读笔记

二律背反 二律背反好像是李泽厚先生历史观的一些核心观念,他认为历史的前进总是在一系列不可避免的二律背反中前进的,历史的前进必然存在不可避免的牺牲。 问:“历史主义与伦理主义的二律背反”是你的一个核心观点,对不对?如今你强调 发展经济,把社会主义、政治民主等等放在次要地位,是否你完全站在”无情的”历史主义 的方面? 李: 这个”二律背反”的确是我一个核心观念。我认为这一”背反”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无可避免地存在,正好像康德讲的”非社会的社会性”,黑格尔讲的恶是历史发展的杠杆等等 一样。关键在于掌握好二者关系和比例即适当的”度”。这个”度”因时期不同(如经济起 飞、资本积累时期和进入小康时期之后,等等)而大有不同。尽量不使这个”背反”造成巨大悲剧和灾难(如经济迅速发展但两极分化恶劣,像当年伊朗,以致引发霍梅尼的原教旨 主义的革命,等等),相反而促使它化作某种社会生活的”动力”(如追求利润和保证社会 福利,使两者有平衡的比例关系等等),这就是我所怀有的梦想。《李泽厚:再说西体中用》 二律背反(Antinomy)是康德总结发现的四组违反人类逻辑学的原理的悖论。由于人类机器的先天不足,虽然人类心向宇宙星空,但是人类存在先天不足,而无法理解某些更高级,或者说宇宙真理。 人类在出生时并不是只具有理性的一张白纸,而是同时被赋予了诸如空间、时间、逻辑等概念。在这些要件的共同作用下,人们才能够开始认识世界,获得关于事物的经验。康德将这些概念称为“先天范畴”。“先天范畴”是人们认识世界的第一块敲门砖,是人类一切思考和实践活动的基点。作者:总想说话的猫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388768/answer/223856248来源:知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上有很多关于这四个悖论的论证,在我的理解中,已经存在很多超出人类认知的概念。 理发师悖论,语言与逻辑推理的天生缺陷 芝诺悖论,同样是语言与逻辑推理的缺陷,人类无法理解极小量与无限,而是通过”极小量=零”强行理解。现实世界中阿基里斯一定会超过乌龟,但是基于人类的认知范畴,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所谓的高维世界,人是三维生物,“设定”中无法理解高维宇宙 假如人类能够与狗沟通,我们告诉狗世界上有红绿颜色的区别,如果狗执着于此的话,终其一生都无法理解红绿颜色的区别。==而百万年的进化,根植于人类脑子中逻辑推理功能并不是为了理解宇宙真理存在的,而是为了活下去繁衍用的,而人类却正拿着这套逻辑推理认识整个世界,这就像某个更高级别的law给了人类一把📐,来让人类画三角形,而人类不满足于此想拿着个📐画一个圆出来==。 孔子再评价 李泽厚先生在章首总结了孔子的思想,孔子维护的是本应该被历史洪流抛弃的宗法礼教,“周礼”。周礼是在原始巫术礼仪基础上,再加上氏族血缘构建的一套典章制度规矩,这也是为什么老庄一派会嘲笑孔子拿着先王的礼乐奉为圭臬,愚不可及。…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