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农意识和商人思维

最近发现自己缺乏商人思维,没有“交易”的倾向,也没有“交流”的欲望,不是我不善于交流,是我懒得交流,感觉没有必要。没有“交易”的观念还好,但是没有“交流”的欲望对我来说才是最致命。

小农意识

小农意识通常是指期望过一种小富即安,自给自足,没有远大理想,无需自律,没有冒险的生活的人。其实我本人还是比较喜欢冒险的,也算有些理想,但是有“自给自足”,“自我封闭”的倾向。首先澄清一点,这些所谓的描述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适用之别,我这种倾向可能来源有二。

性格

“性格”这方面虽然我了解不多,但自我还是能够感觉到我是抵触去主动接触陌生人,主动与人交流的,这个描述虽然不够准确,但也能描述个大概。

注:有三点按下不表:

  • 人是否真正的了解自己,是一个矛盾而又无解的问题
  • 人都有自我彰显,自我表达的欲望
  • 我到底真的是不是这种性格,我需要去不停地格自己的内心

成长环境

小农意识最初源于中国作为农耕民族,经济自给自足,皇权专制下近千年的一群人,这也是为什么小农意识冠以“小农”之名。我出生于河南的一个农村,农民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除了一亩三分地,没什么可继承的。有了这一亩三分地,我可以不与外界发生任何交流,进行任何交易地过完这一辈子。我上大学的时候才第一次走出我出生城市的地理边界,第一次坐火车,甚至有的老年人一辈子没有走出出生时的乡镇。

农民无可交易,这是农民缺乏交流倾向,缺乏交易倾向的根本原因。农民除了一膀子力气,没有什么可以拿出去交易的东西。听我爸讲我还没有出生之前,隔壁一个老人病重,那时没有车,几个年轻人拆了门板,连夜轮流抬着老人从农村走了几十公里到县城。那还是中国中部的一个平原地区,农村的落后可见一斑,21世纪的中国农村逐渐在退化,正在迷失,正在失语。

我家族的一个长辈在四川大学华西学院做教授,作为自家人,也希望这个长辈照顾一下我,所以我爸送我去成都上大学的时候,背着鸡饲料袋子装着自家做的粉皮,去送给这个长辈。农民去求一个人办事儿的时候,其实没有等价的物用于去交易,没有钱可送,没有关系网可交易,只能有一些土特产,所以每当我看到电视剧中低层人民“当牛做马来报答”此类台词儿的时候都非常有感触。

这也是我为什么从小到大从不愿意去求人,因为这绝大部分都是单方面的人情,我无可回报,我一个学生连农民的一膀子力气都没有。求人就会伴随着交易,没有交易的底气,唯一能交易出去的就是自我的尊严,也就是在“求人”时,低个头,欠个情。这也是我为什么遇到什么事情,都希望自己不借助外力去完成一件事情。我在和家人亲朋交流时,我得到的反馈信息都是买的麦种不好,该如何施肥这些东西。这在我性格基础上,进一步地打消了我交流的欲望。

但随着我逃离农村,我也会有慢慢拥有一些可供交易的成本,但我还是停留在万事靠自己的心态上。求人就是低头,但这句话并不准确,我有求于你,你可能也有求于我,这就是交易的本质。读过《病菌枪炮与钢铁》的人都知道,地理大陆的纬度横向分布,还是经度纵向分布对物种的交流至关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在亚欧大陆上,小麦能够在短时间从新月沃地传播到东亚和欧洲。这也是为什么北美有了轮子的雏形,南美有羊驼,但却没有发明马拉车。

懂得交易,学会交流对人的发展非常重要,但看起来我现在在这方面还很欠缺。但愿随着我手中“交易的筹码”越来越多,我会越来越学会交易,学会交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