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思想史论》孔子再评价 阅读笔记

二律背反

二律背反好像是李泽厚先生历史观的一些核心观念,他认为历史的前进总是在一系列不可避免的二律背反中前进的,历史的前进必然存在不可避免的牺牲。

问:“历史主义与伦理主义的二律背反”是你的一个核心观点,对不对?如今你强调 发展经济,把社会主义、政治民主等等放在次要地位,是否你完全站在”无情的”历史主义 的方面?
李: 这个”二律背反”的确是我一个核心观念。我认为这一”背反”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无可避免地存在,正好像康德讲的”非社会的社会性”,黑格尔讲的恶是历史发展的杠杆等等 一样。关键在于掌握好二者关系和比例即适当的”度”。这个”度”因时期不同(如经济起 飞、资本积累时期和进入小康时期之后,等等)而大有不同。尽量不使这个”背反”造成巨大悲剧和灾难(如经济迅速发展但两极分化恶劣,像当年伊朗,以致引发霍梅尼的原教旨 主义的革命,等等),相反而促使它化作某种社会生活的”动力”(如追求利润和保证社会 福利,使两者有平衡的比例关系等等),这就是我所怀有的梦想。《李泽厚:再说西体中用

二律背反(Antinomy)是康德总结发现的四组违反人类逻辑学的原理的悖论。由于人类机器的先天不足,虽然人类心向宇宙星空,但是人类存在先天不足,而无法理解某些更高级,或者说宇宙真理。

人类在出生时并不是只具有理性的一张白纸,而是同时被赋予了诸如空间、时间、逻辑等概念。在这些要件的共同作用下,人们才能够开始认识世界,获得关于事物的经验。康德将这些概念称为“先天范畴”。“先天范畴”是人们认识世界的第一块敲门砖,是人类一切思考和实践活动的基点。
作者:总想说话的猫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388768/answer/22385624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上有很多关于这四个悖论的论证,在我的理解中,已经存在很多超出人类认知的概念。

  • 理发师悖论,语言与逻辑推理的天生缺陷
  • 芝诺悖论,同样是语言与逻辑推理的缺陷,人类无法理解极小量与无限,而是通过”极小量=零”强行理解。现实世界中阿基里斯一定会超过乌龟,但是基于人类的认知范畴,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 所谓的高维世界,人是三维生物,“设定”中无法理解高维宇宙

假如人类能够与狗沟通,我们告诉狗世界上有红绿颜色的区别,如果狗执着于此的话,终其一生都无法理解红绿颜色的区别。==而百万年的进化,根植于人类脑子中逻辑推理功能并不是为了理解宇宙真理存在的,而是为了活下去繁衍用的,而人类却正拿着这套逻辑推理认识整个世界,这就像某个更高级别的law给了人类一把📐,来让人类画三角形,而人类不满足于此想拿着个📐画一个圆出来==。

孔子再评价

李泽厚先生在章首总结了孔子的思想,孔子维护的是本应该被历史洪流抛弃的宗法礼教,“周礼”。周礼是在原始巫术礼仪基础上,再加上氏族血缘构建的一套典章制度规矩,这也是为什么老庄一派会嘲笑孔子拿着先王的礼乐奉为圭臬,愚不可及。

我的一个疑问是“为什么孔子终其一生都要维护周礼?”,我没有找到权威的解读。或许我们能从孙中山身上窥得一二,面对清末乱局,世界强国林立,孙中山认为从西方强国身上借鉴民主共和可以解决中国的乱局。而摆在孔子面前是春秋末期,群雄并起道德崩坏的场景,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是只有周礼的缺失导致现在的局面,或许复周礼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从这一点上来看,孔子是狭隘的,他只是历史长河中受限于既有环境的一个普通个体,maybe他就像清末的翁同龢。

孔子在这个动荡的变革时期,明确地站在保守、落后的一方。

例如他主张的“不患寡而患不均”,而事实证明在一定程度上,差异才有可能引起社会整体性的进步,就像下面恩格斯说的一样。

恩格斯说:“由于文明时代的基础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所以它的全部发展都是在经常的矛盾中进行的。生产的每一进步,同时也就是被压迫阶级即大多数人的生活状况的一个退步…”

李泽厚先生认为社会从氏族统治转向君主集权制度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有其合理性和进步性。而孔子复周礼,完全是逆历史潮流而动,但是他又特别强调周礼所展现的温和的民主性,所以说孔子也有其合理性的一面。

本书认为孔子恢复周礼的核心建构在“仁”上,从而在孔子思想的后期,“仁”占据了越来越重的位置。

孔子讲“仁”是为了释“礼”,与维护“礼”相关

“礼”是文明早期的产物,建构在血缘关系之上。孔子为了恢复礼,从“仁”这个角度论证和肯定“礼”。

礼自外作

“礼”本是外在的法规制度,孔子的时代很多人认为“礼”只是一套盲目遵循的外在的形式。而孔子通过血缘关系出发,通过“仁”重新阐释了“礼”,让人们从内心里认同“孝悌”以及构筑在之上的礼制,例如“三年之丧”。

由“神”的准绳命令而变为人的内在欲求和自觉意识,由服从神变而服从于人、服从于自己

因为“仁”基于日常的伦理基础-心理系统,所以孔子肯定正常情欲的合理性,这与佛陀的苦行截然不同。

“仁学”思想在外在方面突出了原始氏族体制中所具有的的民主性和人道主义

由于孔子的学说基于“血缘关系”,由家及氏族,家庭和睦兄弟团结互助延伸到整个氏族,从而有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仁”在内在方面突出了个体人格的主动性和独立性

孔子认为践行周礼,首要的是要求从自己开始,主动地、积极地去践行这些“周礼”。这也是为什么先“修身”,然后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了“修身”,孔子提出了很多自我教育的论述,例如“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对比《十诫》(Ten Commandments),可以看到十诫有多么的不近人情,类似于除了==我之外,不能信别的神==,而这个又被伊斯兰教抄了过去,讲道理,虽然这很符合道金斯提出的好的meme,但要信服这句话还是缺乏心理依据。而相比之下,孔子的学说,基于实际生活,认为“老吾老”就应该“老”本氏族中的“老”,虽然也有点儿强词夺理,但更有说服力。

李泽厚先生认为上述的四个观点是一个有机整体,彼此牵制,相互均衡。最后李泽厚通过孔子的学说,论证了中国人“实用主义”心理结构的由来,非常有趣

恩格斯曾认为“在一切实际事务中…..中国人远胜一切东方民族….”

孔子学说建构了一种稳固的基于心理学基础的学说,奠定了汉人重视血缘关系,又强调人道主义和个体人格的实用主义的心理结构。但是这套学说却被后人有针对性的解读,来服务于统治阶级。对比之下,道家就没有服务于统治阶级的基因。而后人所要打倒的孔老二,其实绝大部分针对的都是董仲舒和宋儒所发展的孔子的学说。

孔子学说

李泽厚先生认为孔子拿着源于生产力低下时的学说来套用更“先进”的社会,本是逆潮流而行,从而固化了中国人内心中的一系列“落后”的概念。因循,为了塑造人格压抑自我情绪以符合“礼”,实用主义,缺乏对本质问题的探讨。但是“仁”,“博爱”等等充满原始民主的思想依然适用,而且这些原始久远的东西,必定在中国社会在物质高度发达之后,必定能重新焕发光彩。

个人想法

孔子学说的价值

隐约中也能感到李泽厚先生是肯定孔子学说在塑造中国人民心理结构上的价值。我同样肯定这一点,俗话说“舆论高地,我不占领,敌人就会占领”,若不是孔子学说奠定了中国人的心理结构,说不定其它的学说就会占领,我可不想让什么“72处女在天堂迎接我”的思想占据中国人的心灵。或者说道家占领中国人的心理,到时候13亿的“庄子曳尾于涂中”,13亿食不果腹但精神高贵的哲学家可对整个国家的进步来说没有一点用处。虽然心理树没点上最合理的思想,但好歹“孔子学说”也算是一个合理的心理技能点

孔子的适用性

李泽厚先生还是肯定孔子学说中积极的部分,他认为在遥远的未来,在中国物质高度发达时会大放异彩。而我本人则对此持负面态度,

  • 就像“二律背反”一样,人的设定是无法容忍大家even的(除非后天有针对性强行灌输其它的想法)
  • “物质高度发达”是一个比较虚的假设,在现有的人的想象中没有标准去衡量

所以我认为孔子学说给中国人奠定的心理结构会一直存在,与世界上的其它culture并存。

儒家的地理局限

儒家学说的地理局限是我在《枢纽》中读到的,非常有趣。

区别于基督教、伊斯兰教,在转化为人们日常的生活实践及制度安排时,==儒家伦理的载体不是个体心灵的皈依,而是一种表达着伦理意涵的人际关系结构==

就像李泽厚先生提到的孔子学基于“血缘关系”,所以脱离家庭和人际关系,孤身一人是无法修身的。如果把我扔在荒岛上,脱离了人际关系和伦理基础,我可能由于没有心理构建的基础,而在心理上没有任何“约束”。但是一个穆斯林流落到荒岛上,可能依然每天五次朝着自认为的麦加的方向朝拜。

施展认为儒家学说的建立需要一个定居环境,例如父母兄弟亲朋邻里近在身边,而定居意味着农耕,意味着400毫米降水量,例如很难将儒教伦理传播给游牧民族。

以个体心灵为载体的文化,其传播成本(包括劝人该宗的成本),一定低于以特定人际关系结构为载体的文化。

这就是所谓儒家的地理局限性。

路径依赖

每个人都有路径依赖,包括孔子,认为以前可行的东西,现在也可行。路径依赖本身没有错,是一种快速有效精简的正确度还很高的行事方法,但是当我们能够掌握足够多的信息之后,也就是有能力验证路径正确性的时候,“路径”是否要依赖就不言自明了。

另外一个于此相关的问题是,人们总在怀念过去,过去的东西自己更熟悉,也更有安全感。就像《午夜巴黎》中的吉尔,一直逃避现实去追寻自以为的美好时代,真正到了自以为的美好时代的时候,发现处于美好时代的人们像自己一样也再逃避现实去追寻他们所认为的美好时代。

但是世界永远在发展,世界不会等着你去怀旧,每个人都要去适应去克服不断进行着的变化,而对我本人而言,我是一个在变化面前没有安全感的人,可以说是一个因循守旧的人,这是的底层性格决定的,我无法改变,但是至少我自知,从而能够有意识去主动接触变化、迎接变化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刻意留白,没有找到让自己满意的解释,自己也没有感悟

每个人都局限在特定的环境中

庄子有自己的局限,孔子有自己的局限,穆罕默德有自己的局限,耶稣有自己的局限,每个人都是在特定的环境塑造的,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你以为你得到了真理,殊不知只是你的自由意志在特定环境下的有限发挥

就像我最近看的走进共和,慈禧,李鸿章,孙文,袁世凯,杨度无不有自己的局限,你如何期望一个待在皇家园林一辈子的妇女理解西方世界的自由民主和民主共和。你如果作为李鸿章或者慈禧,并不一定做的比他们好。

就像我在《Some Thoughts》中开篇提到的,所谓的自由意志对你的塑造有多少呢?你连你的生活习惯和进取心都决定不了。但我并不悲观,人世界路本有千万条,错误的路可能需要经过试错,但只要不停地阅读和学习,总能在一定程度上进行自我纠正。

人嘛,虽然总是在打破旧枷锁的同时给自己戴上了新的枷锁,但这些枷锁终究不同,有的戴着舒服,而有的戴着痛苦,而且枷锁多少还能够给自己一些安全感

可能我需要读一下《逃避自由》。

待了解

  • “恶是社会发展的动力”黑格尔,相关论文《黑格尔关于历史发展动力的合理思想》
  • 李泽厚:再说西体中用 http://m.aisixiang.com/data/22474-4.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