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思想史论》墨家初探本 阅读笔记

李泽厚眼中的墨子

从李泽厚先生的文字中我感觉到李先生是有些“看不上”墨子的,他认为墨子的思想脱胎于底层民众,处处带有小农思想的痕迹,虽理想崇高但行事手段略显幼稚。

本文认为墨子具有小生产劳动者思想代表的特征。-《中国古代思想史论》

大家普遍认为墨子出生于类似于手工者的劳动家庭,所以他本能的认为,力量、劳动能使人得到更多的钱财也就是变强,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商品交换的利益关系

而孔子站在更高的角度思考恢复周礼是看中了周礼这一套东西在约束行为关系中的意义,并且很聪明地(余秋雨说)将儒家这一套东西建构在亲子关系或者说“家”这一普适性的伦理基础上。

基于此墨子认为应该节用,因此像是华而不实、浪费钱财的周礼就完全没有必要恢复。李泽厚先生认为墨子这一套在贫苦的底层之间很有用,但是对于国家而言,社会在发展,生产扩大剩余价值增加,鼓励大家都不消费其实对整个社会的经济进步没有帮助。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到墨子的纯粹以及纯良的一面。

而这,就正是小生产劳动者的狭隘眼界的悲剧。作为劳动者,他们知道稼穑之艰难、生产之不易,反对一切铺张浪费、奢侈享受;但作为小生产者,他们又严重局限于亲闻目见的狭小环境里,而不知道由于劳心与劳力、统治与被统治的分化,是社会上的消费生活方式变得日益富裕阔绰和奢侈,消费要求会日益提高,不会满足于仅仅食饱衣暖,要主观地加以人为的限制,便只能是空想。《中国古代思想史论》

墨子学说陷于空想

“节用”就是一种空想

我们可以看到李泽厚先生从更为现实的角度认为“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随着社会的发展,不可能永远限制人们不奢侈淫逸。

“兼爱”也是一种空想

李泽厚先生认为墨子的兼爱建立在小生产劳动者的交换关系观念之上的,这种爱不像儒家建立在亲缘关系之上,而是建立在“利”上。儒家的爱有差,但是墨子的爱无差。

基于“利”的“义”是小生产劳动者的准则尺度。

以“兼爱”来避免战乱是一种空想

李泽厚先生认为墨子企图以“普遍的爱”来停止战乱取得太平,是小生产者的一种乌托邦。是无掠夺、无剥削、无压迫的劳动者们相互帮助、友爱、互利的乐园空想。

既要以物质现实的功利为根本基础,同时又强调要互助兼爱,甚至可以为此牺牲自己。

天志明鬼

他们需要一种信仰力量,来作为超出自己狭隘经验范围的精神支撑。因为从小生产劳动者的日常经验的狭窄眼界中,归纳不出、当然更演绎推论不出一个真正有博大视野,比较科学的整体世界观

首先李泽厚先生认为小生产者易于产生一个拥有绝对权威的人格来作为最高主宰的幻想。在这一小节中,李泽厚频繁使用了“闭塞”,“落后”,“有限”,“狭窄”,“脆弱”和“愚且贱”等等字眼,本人感觉有些过谦了。

基于此,李泽厚先生认为墨家推崇“天志明鬼”的原因在于,墨子的“兼爱非攻”太过于空想,以至于基于此现实无法实现这些空想。所以墨子需要“天志明鬼”这种绝对服从的信仰基石,这些空想才有可能实行。

尽管以现实功利为基础,墨子的社会政治原则并不建立在近代个人之间的平等契约论的原理之上,而是建立在每个人都必须服从人格神主宰的基础之上。

当然李泽厚先生还是有一些点触动到了我,小生产者劳动者总是把自己的意愿欲望折射到天上,希望有一个公平正直的主宰来统治世界和制约贵族,自己也好匍匐在这个构造出来的主宰面前而献出一切

注:但是这种无限贬低底层人民以至于一无是处让感到很不舒服

最后李泽厚先生论证了,统治阶级就应该用盛乐、美色、甘食等等来享受、装饰和威严自己。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富贵与贫贱,必须有享受上和衣食住行上的差别

我本人明白李泽厚先生的历史观是历史进程中总有一部分要被牺牲,这些底层民众的利益相较于整体社会的进步没有任何帮助

墨子思想仍然存在

李泽厚先生认为墨子的思想在底层群众中间还是存在的,例如“太平天国”。李泽厚先生对于近代梁启超、章太炎支持墨子持负面态度。其实李先生抵触墨子思想的原因在于,

  • 持墨子思想的人一般都反对和抨击资本主义
  • 持墨子思想的人太看重体力劳动,而轻视抽象思辨、读书和理论

另外李泽厚先生认为一些近代的伟大革命家都有些墨子的思想在里面,有些小生产者的局限。

余秋雨眼中的墨子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8643773?from=search&seid=17689523102972799393

余秋雨眼中的孔子

人际关系的敏感

没有公共空间

李竞恒眼中的墨子

李竞恒先生着重强调了墨子在为了实现最终目标时的手段问题。墨子建立了一套类似于宗教的组织,最高领袖被称为“巨子”,

“信念伦理”有这样的一种价值判断:为了终极与永恒的善,我们可以假手于暂时的恶,只要目的论的至善得以实现,手段性的恶不但算不了什么,也会在至善实现之时被终止。李竞恒:墨家走向了通往奴役之路

李泽厚通过“为了实现那种最高的‘自由’,我们可以限制或者取消低级的‘消极自由’”来驳斥墨子学派的奴役性的手段。

我眼中的墨子与孔子

墨子与我

小农意识

利维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